世界海拔最高的山地光伏扶贫项目在阿坝州金川县投运

近日,国家电投集团阿坝州金川县撒瓦脚30兆瓦光伏扶贫并网项目顺利并网发电。该项目分为阿拉学电站和八角碉电站两个场址,其中阿拉学电站海拔4150米,是国家电投集团公司海拔最高的集中式光伏项目,也是世界海拔最高的山地光伏项目。

光伏扶贫是国务院扶贫办2015年确定实施的精准扶贫十大工程之一,金川光伏扶贫并网项目是推进产业扶贫的有效措施。金川县撒瓦脚30兆瓦光伏扶贫并网项目建成投产后,每年可扶贫惠及金川县109个行政村、金川县建档立卡贫困人口3600人,保障贫困人口每人每年增收1000元,持续20年,总扶贫资金7200万元。此外,项目还通过草场租赁、务工收入为当地百姓丰富了创收渠道。

此项目的投产,标志着国家电投集团四川公司成为四川省自主建设装机规模最大的光伏发电企业。

四川甘孜九龙县森林火灾已成功扑灭

人民网北京1月10日电(王绍绍)据应急管理部消息,1月9日17时30分,经过连续两天的奋力扑救,四川甘孜九龙县森林火灾被全部扑灭,此次火灾未造成人员伤亡,过火面积约50公顷,其中草原面积约25公顷。

火灾发生后,应急管理部两次召开调度会,部署火灾扑救工作,在四川应急管理部门具体组织协调下,共调集1052名扑火队员投入火场,其中森林消防队员595人、地方扑火队员457人,同时调动3架直升机参与灭火。

烟台港携手中石油 共建中国北方油气能源基地港

9月6日,烟台海事局等多部门在烟台港西港区开展30万吨原油码头溢油应急演练,提高船舶溢油防备能力和应急处置水平。此次演练模拟一30万吨原油码头在卸船作业时突遇强风,导致20多吨原油泄漏入海。各部门立即进行了围油栏布设、海面溢油回收,消油剂喷洒等应急处置,成功清除海面溢油。图为专业清污船正进行溢油回收和消油济喷洒作业。梁家瑜 摄

  资料图:烟台港。梁家瑜 摄

  中新社烟台1月9日电 (王娇妮)烟台港集团与中石油旗下两公司9日分别签约,共建烟台港西港区LNG接收站、30万吨级原油码头二期等项目。

  西港区LNG接收站项目由烟台港集团与中石油旗下昆仑能源有限公司合资建设,投资约70亿元人民币,项目包括新建26.6万方LNG船接卸泊位1座,20万方LNG储罐4座及配套设施。

  与此同时,烟台港集团还与中石油旗下中油燃料油有限公司签约,合资建设运营30万吨级原油码头二期、烟淄输油管道复线、配套原油罐区项目,项目投资约50亿元人民币。

  据悉,在此基础上,烟台港将与中石油开展全面战略合作,在原油与LNG的贸易、金融、仓储、物流与加工方面发力,推动烟台港成为中国北方油气能源基地港。

  烟台港1861年开埠,是中国北方三大港口之一,目前已建成40万吨级矿石码头,30万吨级原油码头,560公里国内领先的原油管道以及270万方原油仓储罐区。

国际油价7日上涨

国际油价7日收盘上涨。

欧佩克与俄罗斯等非欧佩克产油国达成的减产协议今年年初开始生效,为油价提供了支撑。股市稳定上行等因素提振了投资者信心。

截至当日收盘时,纽约商品交易所2月交货的轻质原油期货价格上涨0.56美元,收于每桶48.52美元,涨幅为1.17%。3月交货的伦敦布伦特原油期货价格上涨0.27美元,收于每桶57.33美元,涨幅为0.47%。(记者罗婧婧)

便携式氢燃料电池 为军用装备注入活力

典型案例

小朋友能一手合握,你见过如此迷你轻便的氢燃料电池吗?这是北京大学化学与分子工程学院教授李星国团队研发的便携式氢燃料电池,这款电池使用25克的氢燃料棒,实际发电量可达25Wh,而一台常用的手机电池电量为15Wh。

“便携式氢燃料电池可以为手提电脑、相机甚至户外作业耗电机器持续提供电能,供电时间成倍高于各类蓄电池,也不会像普通的蓄电池一样耗时充电,不仅具有广泛的民用市场,还大有军用装备领域的发展空间。”该实验室副教授郑捷在接受科技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他所在的团队凭借着该技术走上了“参军”的道路。

便携式氢燃料电池成“潜力股”

“效率高、无噪声、环境友好是氢燃料电池的三大优势。业界也都认为氢能与燃料电池产业是一个长期的朝阳产业。”郑捷表示,直接将化学能转换为电能,不需要经过热能和机械能(发电机)的中间变换,这是氢燃料电池高效的秘诀;运行安静,噪声大约只有55分贝,相当于人们正常会话的水平;氢燃料电池的基本原理是电解水的逆反应,反应产物只有水,污染近乎为零。与普通的氢燃料电池相比,研发难度更大、集成度更高的便携式氢燃料电池在人们户外休闲、作业和军队执行野外任务过程中都能够扮演重要的角色。

“便携式氢燃料电池凭借诸多优势具有广泛的应用前景,但必须以氢气为燃料,而我们团队最擅长的领域正是储氢材料,其中MgH2是最具有应用前景的。”郑捷告诉记者,MgH2的作用是将氢以原子态形式存储在材料内部的空隙中,需要时通过与水的反应将氢释放出来,而以发电为核心的氢燃料电池则是消耗氢,二者是密切相关却又完全不同的系统。

在民用市场“开疆拓土”

究竟是什么促使了李星国团队的“跨界”呢?

“2015年1月,我们在一次偶然机会中参加了与燃料电池相关的研讨会。与会的还有一些军方专家,在交谈的过程中了解到各个兵种对燃料电池都很感兴趣。”郑捷回忆,既然团队有储氢技术的基础,为何不向前跨越一步?当然,一次的交流远远不够,在随后的3年时间里,李星国团队逐渐与军方相关单位开始了密切交流和战略合作。

李星国团队通过对纳米MgH2的活化,使其与水迅速反应,达到了均匀且快速释放氢的目的,这种即产即用的方式使氢气压力大大降低,提高了安全性,从而降低了对储氢罐外壳的要求,即足够安全的反应控制可以利用轻便的材料代替原本的金属外壳。如此一来,成本自然会大幅降低,对于士兵而言,负重也得到了有效缓解,这也是与军方合作的契机。

在基础研究功底的助推下,李星国团队很快做出了样品——一个边长15厘米左右的立方体。其实这种便携式氢燃料电池的形状并不固定,为了在某些狭小、固定空间的军用装备上使用,储氢、发电以及电控单元被“贴心”地设计成了3个模块,可以根据服役空间进行组合和拼装。

“家里有粮,心里不慌。”郑捷将团队的技术和产品形象地称为“家里的粮”。前不久郑捷不仅带着“家里粮”参加了第三届中国军民两用技术创新应用大赛,还多次为中学生进行科普活动,未来还有可能在民用市场上“开疆拓土”。

需求对接决定了“参军”之路是否顺畅

虽然现阶段还算顺利,但郑捷坦言,前些年也走了许多弯路。“最主要的原因在于当时对军方的具体需求不甚了解。”郑捷举例,出于成本的考虑,传统的储氢材料通常是设计成可重复使用的,即储氢材料中的氢使用完毕后可再次充入新的氢,继续使用。但在军方看来,战士执行野外任务时基本没有重复加氢的条件。“只有在了解到这个需求并设计了一次性的轻便氢燃料棒,我们才算拥有了‘参军’的敲门砖。”郑捷表示。

“需求对接决定了大学、科研机构以及有研发能力的企业是否能走上‘参军’之路,解决问题的能力却决定着一个团队在这条路上能够走多远。”在郑捷看来,一些团队在军民融合的大浪淘沙中保留下来,自然也有很多团队在激烈的竞争中铩羽而归,再观这些一如既往“坚挺”着的团队,无一不具备解决科学问题和实际问题的能力。其实不止于军民融合项目,也不论地域、时期、独研亦或是合作,强硬的专业素质和高超的科研水平始终都是一个研发队伍的“铁饭碗”。(于紫月)

新疆油田连续4年实现油气“双超” 17年原油生产保持千万吨

  记者6日从中国石油新疆油田公司获悉,2018年新疆油田生产原油1147万吨,超计划10万吨;生产天然气29.1亿立方米,超计划2.1亿立方米,连续四年实现“双超”,连续17年原油生产保持千万吨。有效助力中国石油国内原油1亿吨有效稳产。

  据介绍,2018年,新疆油田全力打好油气高效勘探、新区效益建产、老区长效稳产、改革管理创新、安全绿色发展攻坚战,生产经营任务全面超额完成,成效好于预期。

  新疆油田2018年坚定实施老油田千万吨持续稳产工程,积极发挥老区生产“压舱石”作用。一年来,老区长效稳产积极主动,实现递减大幅下降,老区新建原油产能116.4万吨,占全新疆油田的46.3%,占比创历史新高;老井实现超产36万吨,为新疆油田全年超产10万吨作出了突出贡献。

  新疆油田作为中国石油增储上产的最重要接替区和主战场,中国石油2018年专门成立准噶尔盆地玛湖和吉木萨尔地区勘探开发建设现场指挥部,集中力量,全力推进玛湖和吉木萨尔地区整体勘探开发。一年来,玛湖、吉木萨尔两大油区新建产能110.8万吨、生产原油100.1万吨,均破百万吨。

  2019年,新疆油田将按照加快发展规划,加大准噶尔盆地勘探开发力度,持续打好规模增储、效益上产攻坚战,努力实现2019年原油产量高水平起步开局,助力新疆地区5000万吨油气当量上产、中国石油国内原油1亿吨有效稳产。(孙亭文 宋鹏)

山西2018年煤层气地面抽采量达56.57亿立方米

  煤层气是优质清洁能源,记者从山西省自然资源厅获悉,截至2018年12月31日,这个省全年煤层气地面抽采量达到56.57亿立方米,创历史新高。其中利用量为53.94亿立方米,约占全国的90%。

  山西是我国煤炭大省,同时蕴藏着极为丰富的煤层气资源。数据显示,山西省境内埋深2000米以浅的煤层气地质资源量约8.31万亿立方米,占全国预测资源量的27.7%。截至2015年底,山西省累计探明煤层气地质储量5784.01亿立方米,约占全国的88%。

  山西省自然资源厅厅长周建春表示,2016年4月,山西成为全国首个煤层气矿业权审批改革试点省份。在自然资源部支持下,山西科学谋划、循序渐进,打造了促进煤层气产业发展的政策环境,优化了企业施工作业环境,山西煤层气产业得以快速发展。

  目前,山西省自然资源厅正挂牌推进的10个煤层气重大项目,预计将完成投入21亿元,新建产能6亿立方米/年,新增产气量100万立方米/天。

华能澜沧江创造“一日四投”奇迹

  伴随着新年的钟声,2019年1月1日零时,华能澜沧江公司大华桥、黄登、乌弄龙、里底四座水电站四台机组共计109.25万千瓦顺利投产。此次同日投产四台机组又一次刷新2018年7月12日公司创造的“一日双投”世界水电投产纪录。

  至此,黄登、大华桥水电站八台机组全部投产发电。华能澜沧江公司总装机容量达到2499.28万千瓦,资产规模突破1800亿元,累计发电量突破5700亿千瓦时。

  相约投产 共赴辉煌

  兰坪县与维西傈僳族自治县分属怒江州与迪庆藏族自治州,隔着雄壮的碧罗雪山,两地遥遥相望,相距128公里。新年的第一天,两县境内的四个水电站相约唱出一起震惊世界的“水电之歌”。

  黄登、大华桥水电站位于云南省怒江州兰坪县境内。黄登水电站装机总容量190万千瓦,年发电量85.7亿千瓦时;大华桥水电站总装机容量92万千瓦,年发电量达39.18亿千瓦时。黄登水电站坝高203米,是世界最高的碾压混凝土重力坝,施工过程中创造了智慧碾压新技术和碾压混凝土重力坝取芯世界新纪录。此次机组全部投产,标志着黄登、大华桥水电站建设任务全面完成。

  乌弄龙、里底水电站地处云南省迪庆藏族自治州维西傈僳族自治县巴迪乡境内。乌弄龙电站总装机容量99万千瓦,多年平均发电量41.16亿千瓦时;里底水电站装机容量42万千瓦,发电量17.53亿千瓦时。乌弄龙水电站首台机组和里底2号机组投产发电,标志着国家“西电东送”能源之桥再添新动能,为国家节能减排、“西电东送”和云南省打造“绿色能源牌”注入强劲动力,对云南省培育以水电为主的电力支柱产业和促进云南藏区发展具有重要推动作用。

  攻坚克难 引领前行

  2018年是中国改革开放40周年,是步入新时代的开局之年,是华能澜沧江公司向世界一流水电企业目标迈进中改革发展取得突破性进展的一年。在华能集团党组的坚强领导下,澜沧江公司全面贯彻落实集团年度及年中工作会、党建工作会、党风廉政建设会精神部署,全体干部职工以自我革新的勇气、坚韧不拔的信念、扎实有效的举措笃定前行,攻坚克难,砥砺前行。

  一年来,公司安全生产保持平稳,经济效益再创新高,营销实现量价齐增,提质增效成果显著,公司全年投产18台机组,新增水电装机399.75万千瓦,水电装机规模突破2000万千瓦,创造机组投产新纪录,“一日双投”“一月三投”“一日四投”不断刷新水电建设新纪录。世界最高碾压混凝土重力坝——黄登水电站建成投运。糯扎渡水电站工程荣获我国土木工程领域科技创新的最高荣誉——詹天佑奖。景洪升船机获“2018年度水力发电科学技术一等奖”,澜湄黄金水道全面提速。公司“走出去”战略明珠闪耀,柬埔寨桑河二级水电站机组实现全投,为国家实施“一带一路”战略又添新彩。党的建设从严从实,党建及党风廉政建设绩效考核重回集团前列,公司各方面工作亮点突出,圆满完成了年度各项目标任务。

  乘着改革开放的东风,华能澜沧江公司历经近20年的发展,奏响了一曲波澜壮阔的凯歌。20年来,公司一步一个脚印、一年一个台阶,从无到有、从小到大、从大到强,全体员工发扬“逢山开路、遇水搭桥”的开拓精神,以使命和担当,艰苦创业、创新发展、不畏艰难、永不言败,创造出一个又一个“世界第一”,一次又一次的引领水电开发新纪元,成为云南省最大的发电企业、国内第二大水电流域公司、南方电网及湄公河次区域最大的清洁能源发电企业。率先形成了“跨流域、走出去、大中小并举、国内外协同”的发展格局。

中国华电年发电量突破5500亿千瓦时

截至2018年12月31日,中国华电全年发电量完成5552亿千瓦时,同比增长8.38%,首次突破5500亿千瓦时大关,创历史新高。

2018年,中国华电积极应对煤炭价格持续上涨、电力产能过剩等不利因素,主动顺应市场形势变化,深化营销体制机制改革,构建横向业务协同、纵向一体化管控的市场营销管理体制,建立以市场为导向、以客户为中心的销售体系,统筹优化生产运营各要素,多措并举促进清洁能源消纳,努力保障电力供应,为国家经济社会发展做出了积极贡献。

坐在家里卖电 借着太阳致富

1日清晨7点多,2019年的第一缕阳光照亮内蒙古自治区科尔沁右翼前旗俄体镇兴安村,比村民们更早“醒来”开始工作的,是家家户户屋顶上的光伏太阳能板。

44岁的村民刘贤胜来到厨房,打开电磁炉开始做早饭。屋外的温度已达零下22摄氏度,刘贤胜只穿了一件薄衬衣在忙碌,不一会头上就冒出了汗珠。“房间里铺着地暖,由电锅炉统一供热,室温一直保持在25摄氏度。”刘贤胜擦着汗说。

电磁炉、电饭锅取代了柴火灶,电锅炉取代了火炕,电器的使用,使刘贤胜家告别了以往“烧煤取暖、满屋黑烟”的环境。支持这些电器工作的,是他家屋顶上的12块光伏太阳能板。

阳光照射下的分布式光伏太阳能板闪着耀眼的光芒。2017年6月安装的这些光伏太阳能板不仅清洁环保,还为刘贤胜家积累起一笔“阳光财富”。

“我家的太阳能板每天发15度电,家里最多用4度电,剩下的电通过国家电网的智能电表装置送入电网,每度电能卖0.65元,一年下来靠卖电收入近3000元。”刘贤胜为记者算起了阳光为他带来的财富。

刘贤胜是村里第一家装光伏太阳能板的,其他村民看到太阳能发电的好处,也学着刘贤胜装上了太阳能板。

“我现在才品出来,光伏发电是真的好。”在兴安村经营饭店的袁恒会开心地说,“我家开特色饭庄,以前每个月电费都将近2000元,自从安装了分布式光伏发电板,每个月电费才300多元,有时候供电公司还要给我钱呐。”

小袁饭庄屋顶安装了50块光伏太阳能板,装机容量12千瓦,投资10万元。“装之前心里一直在打鼓,担心投入这么多钱会不会亏本。现在用了快一年,已经回本了7000多元,光伏板能用25年,以后就成为我们家的一个长期收入啦。”袁恒会乐呵呵地说。

如今,国网科右前旗供电公司已为俄体镇66户村民安装了分布式光伏太阳能板,总容量282千瓦。截至2018年11月底,俄体镇使用分布式光伏太阳能板的村民累计卖电收益达15万余元。

为满足光伏发电项目安全可靠并网,科右前旗供电公司对俄体镇的供电线路进行改造,新增变压器容量1700千伏安,供电所的检修工还会定期到村民家中检修太阳能供电设备。

元旦当天,俄体供电所员工乔养卫来到刘贤胜家,对太阳能电池板进行积雪清理,检查接线线路。在屋顶进行检修的乔养卫朝站在院中的刘贤胜喊道:“老刘,光伏板上积雪也得注意清理,这样才能更好地吸收光源,进行发电啊。”

刘贤胜一边和来串门的村民聊天,一边笑眯眯地答应着。这些村民听说供电所的人来了,都前来打听新的一年安装光伏太阳能板的事。(记者魏婧宇)

新华社呼和浩特1月2日电